首页> 全部小说> 现代言情> 苏木槿

>

苏木槿

冯丹著

本文标签:

叫做《苏木槿》的小说,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,作者“冯丹”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冯丹苏木槿,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《穿成怨种后娘:三个崽崽扑我怀里哼唧唧在线》是作者苏木槿的经典作品之一,主要讲述苏木槿的故事,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,文章简介如下:...《穿成怨种后娘:三个崽崽扑我怀里哼唧唧在线》第16章免费试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冯丹苏木槿   更新: 2024-06-23 11:15:28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周三小说提供冯丹最新小说苏木槿最新章节全文小说免费小说,苏木槿是作者冯丹所著的一本文笔情节俱佳的作品,值得书友小说品鉴。

《穿成怨种后娘:三个崽崽扑我怀里哼唧唧在线》 第16章

《穿成怨种后娘:三个崽崽扑我怀里哼唧唧在线》是作者苏木槿的经典作品之一,主要讲述苏木槿的故事,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,文章简介如下:...《穿成怨种后娘:三个崽崽扑我怀里哼唧唧在线》免费试读穿成怨种后娘:三个崽崽扑我怀里哼唧唧小说在线_第二天一早,元气满满。
苏木槿把卤味加热,装进坛子里,再把坛子放入背篓里。
她又特意准备了早饭,放在锅里热着,等三小只醒了好吃。
她和范大娘已经商量好了,等范大娘收拾完,就来照顾三小只。
一切安排妥当,她背着背篓就出发了。
村里人想要去县城,为了节省时间,一般都会坐同村赵大壮的牛车。
一个来回两文钱。
赵大壮今年二十岁,是个特别勤快的小伙子。
农活不忙时,他就会上山打猎,再赶着牛车到县城卖掉贴补家用。
因家中父母早亡,他一个人把弟妹拉扯大,日子过得比较艰辛,至今单身。
苏木槿背着背篓,来到村口,赵大壮的牛车已经在这里了。
赵大壮习惯性的蹲在大树下等着。
当他看到苏木槿向他走来时,意外又兴奋,不知所措的站起身。
“大壮哥,给你车费!”苏木槿交给赵大壮两文钱,就上了牛车。
“哦!”赵大壮接过银子,呆呆的站在原地。
目光却不自觉的追随苏木槿,直到她坐下来,才快速收回目光,黝黑的脸上一阵灼烧,让他立刻垂下头,生怕被别人看到。
车上已经坐了两个同村的妇人。
她们好似看到怪物一般,打量着对面的苏木槿,随后又低声互咬耳朵。
苏木槿余光早就扫到她们异样的目光了,但她并不在意,大大方方的坐着。
等了片刻,赵大壮看时间差不多了。
虽然今天人不多,但还是准时向县城出发。
刚刚走出村子,就听后面有人大喊。
“大壮,等等我,我也要去县城!”是范大娘的大儿媳冯丹。
她胳膊上挎着个篮子,正风风火火的追赶着牛车。
赵大壮闻声,叫停牛车等候。
冯丹一溜烟的就追了上来,在那两个妇人的搀扶下,上了牛车。
“哎呀,还好赶上了!”冯丹大口喘着气感叹。
一个妇人询问,“你咋不早点?”“哎呀,别提了,我这不是想着给我儿子多带些吃的么!”冯丹和邢志勇有一儿子叫邢嘉禾,今年十岁,在县城读书。
是全村孩子中,唯一一个读得起书的人。
他也成了全村的希望。
冯丹每每提起宝贝儿子,都傲娇的很。
“怎么这是又要考试了?”另一个妇人问道。
“是啊,读书那么辛苦,得多吃些东西补补才行!”俩妇人心里虽然有点酸,但还是附和着。
冯丹炫耀完她给儿子准备的好吃的,才注意到对面坐着的是苏木槿。
她立刻沉下脸。
如果眼神能杀死人,苏木槿这会已经死了千八百遍了。
她见苏木槿没看她,说话变得阴阳怪气。
“你们见过婆婆放着自家孙子不看,去给外人看孩子的么?”冯丹和范大娘的婆媳关系不好,积怨已深,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。
如今他们已经分家,基本不来往,冯丹也不让儿子去看范大娘。
两妇人没往范大娘那想,以为冯丹又得到些村里的八卦新闻呢,来了兴趣追问。
“这是谁家的事啊?”“是啊,你快说说!”冯丹立刻提高声音,“还不是我家那个死婆婆!”“啊?”两个妇人一脸错愕,面面相觑。
范大娘在村里人品不错,大家都很敬重她,两人作为晚辈,也不好再打听下去。
身体不由自主的向一旁躲了躲。
可冯丹根本没注意到二人的反应,继续侃侃而谈。
“我们家那死老太婆就是犯贱,谁家有事都喜欢帮忙,当烂好人,也不知道人家领不领情!”“她喜欢犯贱,我这个做儿媳妇的又能怎样,也就是跟你们吐槽吐槽呗!”冯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刀子不停的射向苏木槿。
她昨天无意间听到范大娘和邢志洪的对话,知道范大娘今天开始帮着苏木槿看孩子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此刻看到苏木槿,自然要吐吐心中的不快。
苏木槿知道冯丹是个爱挑理的,所以昨天范大娘邀请他们到她家去住,她立刻拒绝,就是怕冯丹找范大娘麻烦。
而且,她还特意叮嘱三小只,不要四处张扬范大娘看他们的事,平日里尽量在院子里玩,少出门。
没想到,冯丹消息如此灵通,还是知道了。
按理说,冯丹和范大娘之间,属于邢家的家事,她一个外人不好插手。
可今天冯丹说话太过难听,而且明显是冲着她来的,那她绝不能惯着。
她看了看冯丹,一脸轻蔑地说了句,“有红眼病,就去看大夫!”冯丹没想到苏木槿敢与她硬刚,瞬间爆发,指着苏木槿大骂。
“哎呀,你个不要脸的小寡妇,你说谁有红眼病呢!”苏木槿表情平淡,看不出任何情绪,冷声道:“我劝你最好不要指着我!”“我就指你了咋滴!一个被买回来的贱人,还敢命令我,谁给你的狗胆!”其他两个妇人见状,赶忙劝说。
“这是干啥?”“别吵,别吵,都是一个村的!”然而,越劝冯丹劲越大。
前头赶牛的赵大壮,垂着头,死死地攥着手里的鞭子。
他多想站在苏木槿面前保护她啊,可他不能。
寡妇门前是非多,那样会坏了苏木槿的名声。
他要多多赚钱,等攒够了钱,供弟弟读了书,他再跟苏木槿表达心意。
在他不能保证给苏木槿幸福之前,他什么也不能做。
苏木槿并不知道赵大壮的心思,她一把攥住冯丹的手指,向后掰。
十指连心,冯丹疼得哇哇大叫。
“疼,疼,快放手,你个小贱人!”苏木槿自然不会听她指挥,手上的力度又增大了几分。
“小贱人说谁呢!”冯丹疼得龇牙咧嘴,但嘴上还是不服。
“说的就是你!你不要脸,自己婆婆不用,找我婆婆帮你看孩子,不就是看我婆婆人傻好说话么,算盘珠子可真会打!”“都是千年的狐狸,跟我玩什么聊斋啊!”苏木槿微眯双眼,这个冯丹还挺倔强。
好啊!她专治各种不服!她握着冯丹手指的手又扭动了些角度,疼得冯丹直流眼泪。